【奇趣网 www.QiQu.net】探秘天下未解之谜 分享全球奇闻趣事

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今天是

公元931年历史年表 公元931年历史大事 公元931年大事记

发布时间:2020-03-01 17:09来源:奇趣网编辑:QiQu阅读: 当前位置:奇趣网 > 历史年表 > 手机阅读
辛卯年(兔年)后唐长兴二年南吴大和三年吴越宝正六年闽长兴二年于阗同庆二十年契丹天显六年南汉大有四年荆南长兴二年东丹国甘露六年马楚长兴二年南诏大明元年
中文名
931年
纪年
辛卯年(兔年),后唐长兴二年等
历史纪事
闽王延钧称帝,后唐置同二品衔等
史料记载
沙州曹议金加官,孔循卒等

931年纪年

辛卯年(兔年)

后唐长兴二年

南吴大和三年

吴越宝正六年

闽长兴二年

于阗同庆二十年

契丹天显六年

南汉大有四年

荆南长兴二年

东丹国甘露六年

马楚长兴二年

南诏大明元年

931年931年年表

历史纪事

闽王延钧称帝

闽王王延钧好神仙之术,宠信道士陈守元、巫者徐彦林,以二人为议修宝皇宫,以陈守元为宫主。曾信宝皇之命避位受篆,以应六十年天子之谶。后唐长兴三年(932)曾谋帝,于六月上表后唐,请以钱镠的吴越王、马殷的尚书令之衔命己,后唐不报,遂绝职贡。至四年正月,以旧宅为龙跃宫,于宝皇宫即帝位,更己名为王鏻,国号大闽,建元龙启。

后唐置同二品衔

唐初,中书、门下、尚书三省长官为宰相,凡以其他官员参预政事,而本官品阶较低者,加“同中书门下三品”或“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为宰相,意即与正三品之阶的中书令、门下侍郎享有同等权力及待遇。以后同三品渐成参政标志,只有加此号才为真宰相。大历二年(767)中书令、侍中升为正二品,同三品之称亦已废而不用。中、晚唐及至五代,同平章事渐为真宰相衔。后唐长兴四年(933)九月,后唐加宣徽使、判三司冯赞同中书门下二品,充三司使。

后唐明宗卒,闵帝即位

后唐长兴四年(933)十一月二十六日,后唐明宗经秦王之乱,病情加剧而卒。死前,命宣徽使孟汉琼往邺都(今河北大名东北)召宋王李从厚。二十九日,李从厚至洛阳,十二月初一即皇帝位,即后唐闵帝(亦称少帝、废帝)。后唐闵帝李从厚(914——939),后唐明宗第三子,小名菩萨奴。天成二年(927)为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三年受妻夫孔循之累出为宣武军节度使,四年移镇河东,长兴元年(930)改镇州节度使,封宋王。在位即四个月即为潞王李从珂所废,

遇害。

后唐改元应顺

后唐闵帝于长兴四年(933)十二月即位,次年正月初七大赦,取应天顺人之义,改元应顺。

文化纪事

《虬髯客》杜光庭卒

后唐长兴四年(933),蜀中道士杜光庭卒。杜光庭(850——933),字圣宾,一作宾圣(亦有作宾至),处州溍云(今浙江)人,一作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唐咸通中应九经举不第,入天台山学道。僖宗入蜀,杜光庭从幸,后留于蜀中,前蜀官至谏议大夫、户部侍郎。封蔡国公,赐号“广成先生”,后归隐青城山,号登瀛(一作东瀛)子。著有《道德真经广圣义》、《道门科范大全集》、《广成集》、《道教灵验记》等,流传千年的传奇《虬髯客》亦出自杜光庭笔下。

齐己卒

后唐长兴(930——933)末年,诗僧齐己卒,年谕古稀。齐己,俗姓胡,益阳人(一作长沙人),自幼出家,善诗,其颈生瘤赘,时号诗囊。自号“衡岳沙门”,生性散淡,懒谒王侯。著有《白莲集》。

931年史料记载

沙州曹议金加官

后唐长兴二年(931)正月,后唐以沙州节度使曹议金兼中书令。其年,曹议金于沙州新开洞窟以为功德。D108窟塑有金身佛本尊,壁画维摩经变,佛传、思益梵天经变等;另塑有供养人尼四身,女像二十二身,男像三十身,分列于南北两壁,为曹议金夫妇像及曹元德等父子兄弟及夫人外家姐妹等。D100窟亦为新窟,绘有《曹氏夫妇出行图》。曹议金出行图残毁较多,夫人回鹘公主出行图保存完好,前有御者为先导,左道为舞蹈人、女乐、勇士;道中一朱衣人,道左有五骑,其中一人似与女乐相语。回鹘公主骑白马,左右二御者,十余骑侍女相随。公主高冠加笠,女侍后有香亭3座,后随有妇人、女童、轿车等。曹氏夫妇出行图为莫高窟五代画壁中巨制。洞中四壁另绘有经变图等,塑有供养人像。

孔循卒

后唐长兴二年(931)三月,后唐横海节度使、同平章事孔循卒。孔循(884——931),身世不详。少为汴州(今河南开封)富人李让养子。朱全忠镇汴,李让为朱全忠养子,孔循随之冒姓朱。后又为朱氏诸儿乳母养以为子,因随姓赵为均衡。唐末,孔循曾与蒋玄晖、张廷范等人共弑唐昭宗。后又与王殷共杀昭宗何皇后,并杀柳璨、蒋玄晖,张廷范等人。入梁,为租庸使,改名孔循。后唐庄宗时权知汴州。明宗入立,以循为枢密使,东都留守。孔循用法严酷,曾因民犯曲禁而族杀其家。后因与枢密使安重诲有隙,出为忠武军节度使,徙镇横海。

王延禀败死福州

闽奉国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延禀曾助王延钧夺闽王之位。后唐长兴二年(931)四月,王延禀风闻王延钧染疾,率子王继雄领水军自建州(今福建建瓯)袭福州。王延禀攻福州西门,王继雄攻东门。王延钧将王仁达以诈降之计诱杀王继雄,继之又攻王延禀,擒之,囚于别室。王延钧派人至建州招抚,建州王延禀部下杀使者,奉王继升、王继伦兄弟奔吴越。五月,王延钧杀王延禀,复其本姓名周彦琛。

后唐杀安重诲

后唐长兴二年(931)闰五月,后唐杀枢密使安重诲并其二子。安重诲(?——931),应州(今山西应县)人。少事后唐明宗,明宗自邺都起事,安重诲谋划大计,佐命之功第一。明宗入立,为枢密使,独揽大权,四方奏事先向安重诲然后上闻,群君无敢干政。其执政期间,矫诏杀宰相判三司任圜,绝吴越,激反两川,种潞王之祸。后唐伐两川,因道路艰险,粮草不继,关西之民苦于运输,安重诲请命督粮运,西人惊恐,凤翔节度使朱弘昭、宣徽使孟昭琼奏其状,至三泉召还,迁河中节度使。安重诲告老,以太子太师致仕,后唐以李从璋节度河中,以药彦稠领兵赴河中以防不测,重诲二子闻讯还奔。安重诲械二子还京师,行至陕州(今河南三门峡),下狱,见杀。

931年大事

(1)春,正月,壬戌,孟知祥奉表谢。

(1)春季,正月,壬戌(初三),孟知祥上表感谢朝廷遣还戍兵。

(2)庚午,李仁罕陷遂州,夏鲁奇自杀。

(2)庚午(十一日),川军李仁罕攻陷遂州,官军守将夏鲁奇自杀。

癸酉,石敬瑭复引兵至剑州,屯于北山。孟知祥枭夏鲁奇首以示之。鲁奇二子从敬瑭在军中,泣请往取其首葬之,敬瑭曰:“知祥长者,必葬而父,岂不愈于身首异处乎!”既而知祥果收葬之。敬瑭与赵廷隐战不利,复还剑门。

癸酉(十四日),石敬瑭再次引兵到剑州,屯驻在北山。孟知祥砍了夏鲁奇的人头示众。夏鲁奇的两个儿子跟随石敬瑭在军队中,哭泣着请求往敌阵取回夏鲁奇的头来安葬,石敬瑭说:“孟知祥是厚道的长者,必然会安葬你们的父亲,那样岂不比把你父亲身体和首级分为两处更好些吗!”过后孟知祥果然把夏鲁奇收葬了。石敬瑭同赵廷隐交战不能取得胜利,又还军于剑门。

(3)丙戌,加高从诲兼中书令。

(3)丙戌(二十七日),加封高从诲兼任中书令。

(4)东川归合州于武信军。

(4)东川把原先占领的合州归还给其旧统辖的武信军。

(5)初,凤翔节度使朱弘昭谄事安重诲,连得大镇。重诲过凤翔,弘昭迎拜马首,馆于府舍,延入寝室,妻子罗拜,奉进酒食,礼甚谨。重诲为弘昭泣言:“谗人交构,几不免,赖主上明察,得保宗族。”重诲既去,弘昭即奏“重诲怨望,有恶言,不可令至行营,恐夺石敬瑭兵柄。”又遗敬瑭书,言“重诲举措孟浪,若至军前,恐将士疑骇,不战自溃,宜逆止之。”敬瑭大惧,即上言:“重诲至,恐人情有变,宜急征还。”宣徽使孟汉琼自西方还,亦言重诲过恶,有诏召重诲还。

(5)起初,凤翔节度使朱弘昭讨好安重诲,连连得以领治大的节镇。安重诲经过凤翔时,朱弘昭在马前迎接拜礼,让安重诲下榻在他的官舍内,并且延请到内室,叫出妻子罗列参拜,亲自上菜进酒,礼节极为恭敬。安重诲对朱弘昭哭着说:“小人用谗言构陷于我,几乎得罪不能免死,幸亏仰赖君主洞察明透,才得以保全我的宗族。”安重诲走了以后,朱弘昭立即上奏:“安重诲埋怨朝廷,并说了朝廷的坏话,不可让他到达行营,恐怕他要夺取石敬瑭的兵权。”朱弘昭又写信给石敬瑭,说:“安重诲行动鲁莽,他若到了军队中,恐怕将士都要怀疑恐惧,不战自溃,应该阻挡他前去。”石敬瑭非常害怕,立即上表奏称:“安重诲如果来到军前,恐怕人心有变,要赶快把他调回。”此时,宣徽使孟汉琼从西面前线回朝,也奏说安重诲的过失和罪行,于是,明宗下诏召唤安重诲还京。

二月,己丑朔,石敬瑭以遂、阆既陷,粮运不继,烧营北归。军前以告孟知祥,知祥匿其书,谓赵季良曰:“北军渐进,奈何?”季良曰:“不过绵州,必遁。”知祥问其故,曰:“我逸彼劳,彼悬军千里,粮尽,能无遁乎!”知祥大笑,以书示之。

二月,己丑朔(初一),石敬瑭由于遂州、阆州已经陷落,粮秣运输接应不上,烧了营寨北归。前锋把情况报告孟知祥,孟知祥藏起了报告信,对赵季良说:“北军渐渐向前推进,该怎么办?”赵季良说:“他们到不了绵州,必然要退回去。”孟知祥问是什么原因,赵季良说:“我逸彼劳,他们把军队远远派遣在千里之外,粮食吃完了,能不走吗?”孟知祥大笑,才把报告信拿给他看。

(6)安重诲至三泉,得诏亟归;过凤翔,朱弘昭不内,重诲惧,驰骑而东。

(6)安重诲到达三泉后,得到明宗诏书,急忙回朝,再过凤翔时,朱弘昭不接纳。安重诲害怕,快马驰奔向东续进。

(7)两川兵追石敬瑭至利州,壬辰,昭武节度使李彦琦弃城走;甲午,两川兵入利州。孟知祥以赵廷隐为昭武留后,延隐遣使密言于知祥曰:“董璋多诈,可与同忧,不可与共乐,他日必为公患。因其至剑州劳军,请图之。并两川之众,可以得志于天下。”知祥不许。璋入廷隐营,留宿而去。廷隐叹曰:“不从吾谋,祸难未已!”

(7)两川兵马追赶石敬瑭到利州,壬辰(初四),昭武节度使李彦琦放弃城池逃走;甲午(初六),两川兵进入利州。孟知祥用赵廷隐为昭武留后,赵廷隐派使者秘密对孟知祥说:“董璋为人多诈变,可以和他同忧患,不可和他共安乐,这个人以后必然是您的祸患。乘他到剑州慰劳军队,请您谋取他。并吞两川之众,可以得志于天下。”孟知祥不答应。董璋来到赵廷隐的军营,留住一夜而去。赵廷隐叹息说:“不依我的计谋,祸害难于制止了。”

(8)庚子,孟知祥以武信留后李仁罕为峡路行营招讨使,使将水军东略地。

(8)庚子(十二日),孟知祥任用武信留后李仁罕为峡路行营招讨使,让他带领水军向东略取地盘。

(9)辛丑,以枢密使兼中书令安重诲为护国节度使。赵凤言于上曰:“重诲陛下家臣,其心终不叛主,但以不能周防,为人所谗;陛下不察其心,死无日矣。”上以为朋党,不悦。

(9)辛丑(十三日)任用枢密使兼中书令安重诲为护国节度使。赵凤对后唐明宗说:“安重诲是陛下的家臣,他的心绝不会背叛主人,但因为他能周密地防备,被人所谗毁;如陛下不明察他的心迹,他就会不知哪天到死于非命了。”明宗认为赵凤与安重诲结为朋党,不高兴。

(10)乙巳,赵廷隐、李肇自剑州引还,留兵五千戍利州。丙午,董璋亦还东川,留兵三千戍果、阆。

(10)乙巳(十七日),赵廷隐、李肇从剑州引兵回到成都,留下五千兵马戍守利州。丙午(十八日),董璋也回到东川,留三千兵马戍果州、阆州。

(11)丁巳,李仁罕陷忠州。

(11)丁巳(二十七日),李仁罕攻陷忠州。

(12)吴徐知诰欲以中书侍郎、内枢使宋齐丘为相,齐丘自以资望素浅,欲以退让为高,谒归洪州葬父,因入九华山,止于应天寺,启求隐居;吴主下诏征之,知诰亦以书招之,皆不至。知诰遣其子景通自入山敦谕,齐丘始还朝,除右仆射致仕,更命应天寺曰征贤寺。

(12)吴国徐知诰打算让中书侍郎、内枢使宋齐丘任宰相,宋齐丘以为自己资望素来浅薄,想用退让表示高尚,回故乡洪州安葬父亲,借机进入九华山,留在应天寺,启奏请求隐居;吴国君主下诏征调他回朝,徐知诰也写信招他回来,宋齐丘都不来。徐知诰派其子徐景通亲自入山敦促劝说,宋齐丘才回朝,封为右仆射,让他告老退休,把应天寺改名为“征贤寺”。

(13)三月,己未朔,李仁罕陷万州;庚申,陷云安监。

(13)三月,己未朔(初一),李仁罕攻陷万州;庚申(初六),攻陷云安监。

(14)辛酉,赐契丹东丹王突欲姓东丹,名慕华,以为怀化节度使、瑞·慎等州观察使;其部曲及先所俘契丹将惕隐等,皆赐姓名。惕隐姓狄,名怀忠。

(14)辛酉(初七),后唐明宗赐契丹的东丹王突欲姓东丹,名叫慕华,任用他为怀化节度使及瑞、慎等州的观察使;他的家兵和以前俘获的契丹酋长惕隐等人都赐姓名。惕隐姓狄,名怀忠。

(15)李仁罕至夔州,宁江节度使安崇阮弃镇,与杨汉宾自均,房逃归;壬戌,仁罕陷夔州。

(15)李仁罕到达夔州,宁江节度使安崇阮放弃镇所,与杨汉宾从均州、房州逃归;壬戌(初四),李仁罕攻陷夔州。

(16)帝既解安重诲枢务,乃召李从珂,泣谓曰:“如重诲意,汝安得复见吾!”丙寅,以从珂为左卫大将军。

(16)明宗既已解除了安重诲的枢要职务,便把义子李从珂召回来,流着眼泪对他说:“如果按照安重诲的意思,你哪还能够见到我!”丙寅(初八),任命李从珂为左卫大将军。

(17)壬申,横海节度使、同平章事孔循卒。

(17)壬申(十四日),横海节度使、同平章事孔循去世。

(18)乙酉,复以钱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吴越国王,遣监门上将军张往谕旨,以向日致仕,安重诲矫制也。

(18)乙酉(二十七日),后唐朝廷重新任命钱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吴越国王,派监门上将军张前往宣谕圣旨,因为以前让钱告老退休,是安重诲假托诏命所为。

(19)丁亥,以太常卿李愚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19)丁亥(二十九日),任用太常卿李愚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20)夏,四月,辛卯,以王德妃为淑妃。

(20)夏季,四月,辛卯(初三),把王德妃升为淑妃。

(21)闽奉国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延禀闻闽王延钧有疾,以次子继升知建州留后,帅建州刺史继雄将水军袭福州。癸卯,延禀攻西门,继雄攻东门;延钧遣楼船指挥使王仁达将水军拒之。仁达伏甲舟中,伪立白帜请降,继雄喜,屏左右,登仁达舟慰抚之;仁达斩继雄,枭首于西门。延禀方纵火攻城,见之,恸哭,仁达因纵兵击之,众溃,左右以斛舁延禀而走,甲辰,追擒之。延钧见之曰:“果烦老兄再下!”延禀惭不能对。延钧囚于别室,遣使者如建州招抚其党,其党杀使者,奉继升及弟继伦奔吴越。仁达,延钧从子也。

(21)闽国奉国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延禀听说闽王王延钧有病,他的次子王继升为建州留后,自己带领建州刺史王继雄统率水军进袭福州。癸卯(十五日),王延禀攻西门,王继雄攻东门;王延钧派楼船指挥使王仁达统领水军抵抗。王仁达在舟中埋伏了甲兵,假树白旗请求投降,王继雄很高兴,于是屏退左右,登上王仁达的船来慰抚他;王仁达杀了王继雄,砍了头悬挂在西门。王延禀正在放火攻城,看见之后,哀痛大哭,王仁达因此纵兵攻击他,其众溃散,左右的人用巨斛抬着王延禀奔逃。甲辰(十六日),追上抓获了他。王延钧见到他说:“果然麻烦你老兄再下福州了!”王延禀惭愧得不能回对。王延钧把他囚押在别室,派使者到建州招抚他的党羽;王延禀的党羽杀死使者,保护着王继升和他的弟弟王继伦投奔吴越国。王仁达是王延钧的侄儿。

(22)以宣徽北院使赵延寿为枢密使。

(22)任用宣徽北院使赵延寿为枢密使。

(23)己酉,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石敬瑭兼六军诸卫副使。

(23)己酉(二十一日),委任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石敬瑭兼任六军诸卫副使。

(24)辛亥,以朱弘昭为宣徽南院使。

(24)辛亥(二十三日),任用朱弘昭为宣徽南院使。

(25)五月,闽王延钧斩王延禀于市,复其姓名曰周彦琛,遣其弟都教练使延政如建州抚慰吏民。

(25)五月,闽王王延钧斩杀了其异姓兄弟王延禀,恢复其姓名为周彦琛,派遣他的弟弟都教练使王延政到建州抚慰官吏和民众。

(26)丁卯,罢亩税曲线,城中官造减旧半价,乡村听百姓自造;民甚至便之。

(26)丁卯(初十),停止计亩收酒税钱,城内官造按旧价减半,乡村听由百姓自己制造;民众很称方便。

(27)己卯,以孟汉琼知内侍省事,充宣徽北院使。汉琼,本赵王熔奴也。时范延光、赵延寿虽为枢密使,惩安重诲以刚愎得罪,每于政事不敢可否;独汉琼与王淑妃居中用事,人皆惮之。先是,宫中须索稍逾常度,重诲辄执奏,由是非分之求殆绝。至是,汉琼直以中宫之命取府库物,不复关由枢密院及三司,亦无文书,所取不可胜纪。

(27)己卯(二十二日),任命孟汉琼为知内侍省事,充任宣徽北院使。孟汉琼本来是赵王王熔的家奴。当时,范延光、赵延寿虽然身为枢秘使,但是以安重诲刚愎用事获罪为戒,往往对政事不敢表示可否;独有孟汉琼与王淑妃在内宫弄权,人们都惧怕他们。起初,宫中需要和索取稍有超越正常用度,安重诲常常抓住上奏后唐明宗,因此非份的求取几乎断绝了。到这时,孟汉琼径直用中宫的命令调取府库中的器物,不再通知枢密院和三司,也没有文书凭据,所取之物不可胜计。

(28)辛巳,以相州刺史孟鹄为左骁卫大将军,充三司使。

(28)辛巳(二十四日),任用相州刺史孟鹄为左骁卫大将军,充任三司使。

(29)昭武留后赵廷隐自成都赴利州,逾月,请兵进取兴元及秦、凤;孟知祥以兵疲民困,不许。

(29)昭武留后赵廷隐从成都赴利州,过了一个月,请派兵进取兴元及秦州、凤州;孟知祥因为兵疲民困,没有答应赵廷隐的请求。

(30)护国节度使兼中书令安重诲内不自安,表请致仕;闰月,庚寅,制以太子太师致仕。是日,其子崇赞、崇绪逃奔河中。

(30)护国节度使兼中书令安重诲内心感到不能自安,上表请求退休;闰五月,庚寅(初三),后唐明宗下诏让他以太子太师衔告老退休。就在这一天,他的儿子安崇赞、安崇绪逃奔到河中。

壬辰,以保义节度使李从璋为护国节度使。甲午,遣步军指挥使药彦稠将兵趣河中。

壬辰(初五),任命保义节度使李从璋为护国节度使。甲午(初七),派遣步军指挥使药彦稠领兵进军河中。

安崇赞等至河中,重诲惊曰:“汝安得来?”既而曰:“吾知之矣,此非渠意,为人所使耳。吾以死徇国,夫复何言!”乃执二子表送诣阙。

安崇赞等到了河中,安重诲吃惊说“你们为什么来这里?”接着又说:“我明白了,这不是你们的意思,是被人所利用啊。我要以死殉国,还有什么再说的?”于是,捉拿了二子上表押送到朝廷。

明日,有中使至,见重诲,恸哭久之;重诲问其故,中使曰:“人言令公有异志,朝廷已遣药彦稠将兵至矣。”重诲曰:“吾受国恩,死不足报,敢有异志,更烦国家发兵,贻主上之忧,罪益重矣。”崇赞等至陕,有诏系狱。皇城使崔光邺素恶重诲,帝遣诣河中察之,曰:“重诲果有异志则诛之。”光邺至河中,李众璋以甲士围其第,自入见重诲,拜于庭下。重诲惊,降阶答拜,从璋奋挝击其首;妻张氏惊救,亦挝杀之。

第二天,有内廷使者到来,见到安重诲,悲痛涕哭不止;安重诲问他为什么这样悲痛,内使说:“人们传说您要谋反,朝廷已派遣药彦稠领兵过来了。”安重诲说:“我受国家重恩,死也不足报答,怎敢有异志,来烦扰国家发兵,招致主上的忧虑,那就罪过更重了。”安崇赞等到了陕州,诏令把他们囚系狱中。皇城使崔光邺向来厌恶安重诲,后唐明宗派他到河中去察看情况,并说:“安重诲如果真有异志就杀了他。”崔光邺到了河中,李从璋派带甲的士兵包围安重诲的府第,自己进入见安重诲,拜于庭下。安重诲大惊,走下台阶答拜,李从璋猛然奋起以锤挝击过他的头部;安妻张氏惊慌援救,也被击毙。

奏至,己亥,下诏,以重诲离间孟知祥、董璋、钱为重诲罪,又诬其欲自击淮南以图兵柄,遣元随窃二子归本道;并二子诛之。

奏章到了朝廷,己亥(十二日),明宗下诏书,把安重诲离间孟知祥、董璋、钱与朝廷的关系作为安重诲的罪行,又诬说他想自己出击淮南以夺取兵权,派遣元随暗中带安崇赞、安崇绪二子归还本道;并将二人诛杀。

(31)丙午,帝遣西川进奏官苏愿、东川将刘澄各还本镇,谕以安重诲专命,兴兵致讨,今已伏辜。

(31)丙午(十九日),后唐明宗派西川进奏官苏愿、东川军将领刘澄各自回到本军镇所,传达:因安重诲专权,朝廷对他兴兵讨伐,安重诲已经伏罪死亡。

(32)六月,乙丑,复以李从珂同平章事,充西都留守。

(32)六月,乙丑(初九),重新任用李从珂为同平章事,充任西都留守。

(33)丙子,命诸道均民田税。

(33)丙子(二十日),后唐朝廷命令所辖诸道均衡民众的田税。

(34)闽王延钧好神仙之术,道士陈守元、巫者徐彦林与盛韬共诱之作宝皇宫,极土木之盛,以守元为宫主。

(34)闽王王延钧喜好神仙不死之术,道士陈守元、巫师徐彦林与盛韬共同诱使他兴建宝皇宫道观,土木工程极为豪华,就以陈守元为宫主。

(35)秋,九月,己亥,更赐东丹慕华姓名曰李赞华。

(35)秋季,九月,己亥(十五日),重新赐予东丹慕华的姓名叫李赞华。

(36)吴镇南节度使、同平章事徐知谏卒;以诸道副都统、镇海节度使、守中书令徐知询代之,赐爵东海郡王。徐知诰之召知询入朝也,知谏豫其谋。知询遇其丧于途,抚棺泣曰:“弟用心如此,我亦无撼,然何面见先王于地下乎!”

(36)吴国镇南节度使、同平章事徐知谏去世;任用诸道副都统、镇海节度使、守中书令徐知询代替他,赐爵东海郡王。天成四年时,徐知诰利用权柄召调徐知询入吴国朝廷,徐知谏参与了策划。此次,徐知询往洪州赴任,路上遇到徐知谏的灵柩,徐知询抚摸着棺材哭泣说:“老弟对我如此用心,我也不怨恨你,然而你有何面目见先王于地下呢?”

(37)辛丑,加枢密使范延光同平章事。

(37)辛丑(十七日),封枢密使范延光为同平章事。

(38)辛亥,敕解纵五坊鹰隼,内外无得更进。冯道曰:“陛下可谓仁及禽兽。”上曰:“不然。朕昔尝从武皇猎,时秋稼方熟,有兽逸入田中,遣骑取之,比及得兽,余稼无几。以是思之,猎有损无益,故不为耳。”

(38)辛亥(二十七日),后唐明宗敕令把内廷五坊豢养的鹰隼都放回山林,以后朝廷内外都不得再进献。冯道说:“陛下可称仁爱及于禽兽了。”明宗说:“不是这样。朕从前曾经随从武皇帝打猎,当时正当秋季,禾稼刚成熟,有的野兽逃入田中,派人骑着马去猎取,等到抓住野兽,禾稼已经剩余没有多少了。因此想到,纵放鹰犬去打猎有损无益,所以我不干那种事情啊。”

(39)冬,十月,丁卯,洋州指挥使李进唐攻通州,拔之。

(39)冬季,十月,丁卯(十三日),洋州指挥使李进唐攻打蜀地通州,予以攻克。

(40)壬午,以王延政为建州刺史。

(40)壬午(二十九日),后唐任用王延政为建州刺史。

(41)十一月,甲申朔,日有食之。

(41)十一月,甲申朔(初一),出现日食。

(42)癸巳,苏愿至成都,孟知祥闻甥在朝廷者皆无恙,遣使告董璋,欲与之俱上表谢罪。璋怒曰:“孟公亲戚皆完,固宜归附;璋已族灭,尚何谢为!诏书皆在苏愿腹中,刘澄安得豫闻,璋岂不知邪!”由是复为怨敌。

(42)癸巳(初十),苏愿到达成都,孟知祥听说他的亲戚在后唐朝廷做官的都安然无事,就派使者去告诉董璋,想要和董璋一同上表谢罪。董璋发怒说:“孟公亲戚都完好,当然应该归附朝廷;我的宗族已经杀灭,还有什么可谢的!朝廷下的诏书都在苏愿的肚子里,刘澄哪得预问,我董璋难道不知道吗!”从此,又成为怨敌。

(43)乙未,李仁罕自夔州引兵还成都。

(43)乙未(十二日),李仁罕从夔州领兵返还成都。

(44)吴中书令徐知诰表称辅政岁久,请归老金陵;乃以知诰为镇海、宁国节度使,镇金陵,余官如故,总录朝政如徐温故事。以其子兵部尚书、参政事景通为司徒、同平章事,知中外左右诸军事,留江都辅政;以内枢使、同平章事王令谋为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以宋齐丘为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并同平章事,兼内枢使,以佐景通。

(44)吴国中书令徐知诰向吴主上表说,自己辅政时间长了,请求告老回金陵;吴主便任命知诰为镇海、宁国节度使,镇守金陵,其余官职如旧,总管朝政像他的父亲徐温一样。又任用徐知诰的儿子兵部尚书、参政事徐景通为司徒、同平章事,主管中外左右诸军事务,留在江都辅政;还用内枢使、同平章事王令谋为左仆射,兼门下侍郎,用宋齐丘为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二人并同平章事,兼内枢使,以协助徐景通。

赐德胜节度使张崇爵清河王。崇在庐州贪暴,州人苦之,屡尝入朝,厚以货结权要,由是常得还镇,为庐州患者二十余年。

赐德胜节度使张崇进爵清河王。张崇在庐州贪婪暴虐,百姓叫苦。他曾经屡次入朝,用大量财勾结朝中有权有势的高官,因此常常能够返还原镇,成为庐州的祸害达二十多年。

(45)十二月,甲寅朔,初听百姓自铸农器并杂铁器,每田二亩,夏秋输农具三线。

(45)十二月,甲寅朔(初一),开始听任百姓自己铸造农具和杂铁器,每有田二亩,夏秋季纳农具税三线。

(46)武安、静江节度使马希声闻梁太祖嗜食鸡,慕之,既袭位,日杀五十鸡为膳;居丧无戚容。庚申,葬武穆王于衡阳,将发引,顿食鸡数盘,前吏部侍郎潘起讥之曰:“昔阮籍居丧食蒸豚,何代无贤!”

(46)武安、静江节度使马希声听说后梁太祖朱温嗜好吃鸡,很羡慕,待到他继承楚王位以后,每天杀五十只鸡供膳食之用,他正居于服丧之期,也没有悲伤的样子。庚申(初七),在衡阳埋葬他的父亲武穆王马殷,将要发丧,顿时吃了数盘鸡汤,前吏部侍郎潘起讥讽他说:“从前阮籍居丧吃蒸小猪;哪一代没有‘贤人’啊!”

(47)癸亥,徐知诰至金陵。

(47)癸亥(初十),徐知诰到达金陵。

(48)昭武留后赵廷隐白孟知祥以利州城堑已完,顷在剑州与牙内都指挥使李肇同功,愿以昭武让肇,知祥褒谕,不许;廷隐三让,癸酉,知祥召廷隐还成都,以肇代之。

(48)昭武留后赵廷隐上表禀告孟知祥,利州修整城堑已经完成,前此在守卫剑州时,牙内都指挥使李肇与他有同样的功劳,愿意把昭武军镇让给李肇,孟知祥称赞了他,但是没有准许;赵廷隐三次表示让位,癸酉(二十日),孟知祥把赵廷隐召回成都,让李肇去代替他。

(49)闽陈守元等称宝皇之命,谓闽王延钧曰:“苟能避位受道,当为天子六十年。”延钧信之,丙子,命其子节度副使继鹏权军府事。延钧避位受,道名玄锡。

(49)闽国陈守元等声称,奉宝皇之命,对闽王王延钧说:“如果您能避开王位,接受道,可以做天子六十年。”王延钧相信了这个话,丙子(二十三日),命他的儿子节度副使王继鹏暂管军府之事。王延钧避位接受道家符,取道名玄锡。

(50)爱州将杨廷艺养假子三千人,图复交州;汉交州守将李进知之,受其赂,不以闻。是岁,廷艺举兵围交州,汉主遣承旨程宝救之,未至,城陷。进逃归,汉主杀之。宝围交州,廷艺出战,宝败死。

(50)爱州将官杨廷艺养义子三千人,企图复取交州;南汉守将李进知道此事,由于受到杨廷艺的贿赂,不向南汉国主刘龚报告。这一年,杨廷艺发兵围攻交州,南汉国主派承旨程宝去救援,兵未到而城已陷。李进逃归,南汉主把他杀了。程宝围攻交州,杨廷艺出城迎战,程宝战败而死。

上一篇:公元930年历史年表 公元930年历史大事 公元930年大事记

下一篇:公元932年历史年表 公元932年历史大事 公元932年大事记

历史年表排行

历史年表精选

历史年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