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网 www.QiQu.net】探秘天下未解之谜 分享全球奇闻趣事

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今天是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发布时间:2020-06-05 12:13来源:奇趣网编辑:QiQu阅读: 当前位置:奇趣网 > 考古发现 > 手机阅读

  鸡叫城遗址位于常德市澧县涔南镇鸡叫城村(原复兴村),属洞庭湖区澧阳平原东北部,是一处新石器时代城址。遗址坐落在一处高出周围2~4米的岗地上,北距澧水支流涔水约2公里,西南距城头山遗址13公里(图一),城内面积(包括城墙)约15万平方米,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鸡叫城遗址发现于1978年,上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时列为新石器时代城址。1998年和2006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先后两次对遗址进行了小规模试掘和初步测绘,发掘位置集中在西城墙及其内侧,揭露出城墙、护城河、建城前的壕沟、红烧土建筑、木质构件等重要遗迹,对遗址年代、城墙建筑过程、外围水系和附属聚落的分布状况等有了初步认识。2018年和2019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四川大学考古系,对鸡叫城城内及外围开展了系统的考古钻探,弄清了城内文化堆积的种类和分布状况,初步判断出城墙、城门、护城河、早期环壕等大型遗迹的位置,并对城内聚落结构布局和外围附属聚落的分布情况有了轮廓性的认识。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一 鸡叫城遗址位置

  2019年10月~12月,在考古钻探的基础上,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四川大学考古系联合开展了鸡叫城遗址的主动性考古发掘。发掘沿用钻探时设定好的坐标系统,分南、北两个发掘区,北区选择城墙保存较好、内坡堆积丰富的北城墙西段进行解剖,南北向布设5×5米探方7个,5×8米探方一个,南区则针对性地解剖鸡叫城建城以前的早期环壕,在该环壕南部南北向布设5×5米探方6个,总布方面积365平方米(图二~图五)。由于文化堆积较厚,两区的发掘均未完成。2020年3月下旬至5月上旬,将北区未完成探方发掘至底,并继续向北布设2×10米探沟一条。南区则受疫情和农时影响,发掘工作暂时难以进行。此次发掘的首要目的,是在既有工作的基础上,通过对城墙和早期环壕的解剖,进一步厘清鸡叫城从环壕聚落发展为城的过程和年代,为日后长期的考古工作构建时间框架。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二 发掘区位置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三 2019年北区发掘场景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四 北区完工照(由南向北)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五 2019年南区发掘场景

  两个区的发掘,共揭露彭头山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肖家屋脊文化时期遗迹近200处,包括城墙、壕沟、房址、灰坑、沟、瓮棺、窑址等,出土了一批具有时代特征的陶、石、玉器等遗物。此次发掘的主要收获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发现了彭头山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肖家屋脊文化等多种文化遗存,对遗址的文化面貌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彭头山文化在该遗址中为首次发现,有少量灰坑和文化层,出土陶片较为破碎,分布在北发掘区北部三个探方,位于鸡叫城所在岗地北部的边缘区域。由于发掘面积较小,这一时期的遗址范围尚不清楚。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肖家屋脊文化堆积在两个发掘区均有分布,且较为丰富,其中最早遗存或可归入油子岭文化,还需要进一步的资料整理加以确认。在遗址中首次辨析出的肖家屋脊文化遗存以南区较为丰富,遗迹以灰坑和瓮棺为主,出土的典型陶器有矮领广肩罐、敛口深腹钵、粗矮大圈足浅腹盘、小壶等(图六)。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六 肖家屋脊文化陶器

  2、清晰揭示出三期城墙的建筑过程。北区的发掘显示,彭头山文化之后,鸡叫城所在的岗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人类活动。大约在油子岭文化至屈家岭文化早期阶段,开始在遗址所在岗地边缘开挖壕沟(G9),向内堆土形成了Ⅰ期城墙,这期城墙规模较小,底宽约5米,高约1米(图七)。G9在其使用过程中有过两次清淤,之后被人为填平,并将Ⅰ期城墙加高和向遗址外围加宽,构筑Ⅱ期城墙。此时城墙规模已经较大,底宽达到17米。Ⅱ期城墙建成后,内外坡均有人类活动,之后继续向内加宽城墙,形成了Ⅲ期城墙。这一时期,三期城墙共同构成了功能一致的有机整体,底宽已达28米(图八)。Ⅲ期城墙建成后,内坡有长时间的人类活动,形成了丰富的文化堆积。三期城墙的年代均有相应的文化堆积来界定,但由于资料尚未整理,具体的年代尚无定论。从地层关系和出土器物看,这三期城墙对应1998年西城墙解剖中的Ⅰ期城墙,最晚一期城墙年代应不晚于屈家岭文化晚期,此次发掘解剖的地点未见石家河文化时期的城墙。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七 Ⅰ期城墙和壕沟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八 城墙剖面(西南向东北)

  3、出土的一批具有时代特征的遗物,为洞庭湖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典型标本。以H44(图九、图十)、H53(图十一)、G14等出土陶器为代表的一批具有明确共存关系的遗物,是研究文化类型和分期的重要依据。此外,我们还在发掘过程中系统地采集了浮选土样和测年样品,以期建立起遗址不同文化阶段的绝对年代标尺,并了解当时的生业和环境状况。肖家屋脊文化遗存的发掘,则为湖南过去研究较为薄弱的新石器时代末期至商时期之间这一阶段的文化和社会增添了宝贵的新资料。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九 H44⑦层底部陶器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十 H44出土部分陶器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十一 H53出土部分陶器

  4、房址、窑址、灰坑、瓮棺等遗迹的揭露,为城内功能布局的研究提供了线索。北城墙内坡的发掘,表明这片区域在建城以前,人类活动较少,建城以后,开始有反复的居住行为(图十二),直到肖家屋脊文化时期,这里依然是聚落的重要功能区块。外坡的发掘则显示Ⅱ、Ⅲ期城墙与护城河之间有约10米的“缓冲地带”,验证了之前钻探时的认识。南区的发掘受进度影响,虽未发掘至早期环壕,但揭露出的一批不同形制的房址(图十三)、灰坑、窑址等,说明遗址中部偏南地区在石家河文化到肖家屋脊文化时期曾是长时期使用的居住区,并可能有制陶作坊的存在。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十二 叠压在城墙上的建筑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十三 红烧土面房址

  此外,还在今年新发掘的探沟中发现一条疑似肖家屋脊文化壕沟(G13,图十四),遗憾的是仅揭露出其南部边界,北部遭到破坏,现为河沟,不便发掘。由于发掘面积有限,还不能确定其是否为人工开挖的壕沟,也不清楚其走向。从发掘部分看,G13直接叠压在近现代堆积下,宽超过8米,深约1米,填土分为四层,均为偏灰色的淤土。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2019年秋至2020年春考古发掘简介

图十四 G13发掘后

  鸡叫城遗址城内面积在长江中游诸史前城址中虽不突出,却拥有多重环壕和系列沟渠构成的网状水系,外围还聚集有数十处同时期聚落,构成庞大的聚落群,使其颇具个性。作为“考古中国——长江中游文明进程研究”田野项目之一,其考古工作必定是长期的。2018年重启鸡叫城遗址田野工作后,一直在围绕遗址外围城、壕等大型遗迹和遗址年代开展工作,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将转向城内微观聚落的研究和文化内涵的深度发掘,以期为区域化文明进程研究提供典型的聚落样本。

上一篇:山东济南发现一处有明确纪年的罕见大型北宋石刻画像

下一篇:安徽再启凌家滩遗址发掘 5000多年前聚落遗址逐步揭开面纱

考古发现排行

考古发现精选

考古发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