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网 www.QiQu.net】探秘天下未解之谜 分享全球奇闻趣事

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今天是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发布时间:2020-04-28 12:14来源:奇趣网编辑:QiQu阅读: 当前位置:奇趣网 > 考古发现 > 手机阅读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2019年度发掘于10月9日始,至2020年1月7日结束。发掘对象是位于遗址东南部的墓地南区,前后发掘面积计532平方米,共发掘新石器时代长方形竖穴土坑墓116座(图一)。基本完成对墓地南区现存墓葬的完整揭露。随葬品仅见陶器和玉器两类。陶器以出土状态统计380余件。玉器40件,其中完整或较完整可辨器形者有11件,主要为笄、璜、坠和各种牌饰等饰品,其它皆为器形不辨之残粒。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一 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发掘完工航拍照

  墓葬与随葬品情况之前已在本网站发布简讯进行了介绍。除了又揭示出一批墓葬,并再获取一批陶、玉器资料之外,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另一项主要收获则是揭示出一批可观察到葬具朽痕的土坑墓,从而对当时的葬具情况有所了解,并使土坑墓中“垫器葬”葬式的推断得到直观实证。

  2019年度发掘揭示出的,可观察到葬具朽痕的土坑墓计有M143、M240、M247、M306、M307、M309、M314和M347八座。其中M240、M247、M307三墓葬具朽痕从横剖面看,两侧边与底部呈弧形,判断是一种独木棺。从M240葬具朽痕平面形状来看,其一端向外凸出,另一端内凹,M307平面所显示葬具朽痕也有一端能看出明显内凹,独木棺的外形显然是经过特定的修整(图二――图六)。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二 M240葬具朽痕(平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三 M240葬具朽痕(剖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四 M307葬具朽痕(平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五 M307葬具朽痕(剖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六 M247葬具朽痕

  其它五座墓所显示出的葬具朽痕,平面上皆略成“井”字形,侧壁竖直,底平,判断是有一定木作结构的板棺。这其中需要注意的是M306,从剖面看,其侧板向下延伸,而底板悬起,与后世楚墓中多见的“悬底棺”相类似。(图七――图十一)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七 M306葬具朽痕(平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八 M306葬具朽痕(剖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九 M309葬具朽痕(平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十 M314葬具朽痕(平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十一 M347葬具朽痕(平面)

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

图十二 M143填土剖面显示葬具叠压于陶器残片上

  总之,从2019年度揭示出来这批葬具朽痕来看,孙家岗遗址土坑墓中的葬具有板棺和独木棺两种,并以板棺为主。

  以往发掘中,我们曾根据土坑墓中填土堆积状况和不同随葬品的空间分布情况,判断孙家岗遗址土坑墓中普遍流行一种我们称之为“垫器葬”的特殊葬式,即在下葬之时,先在墓底垫放数量不等的罐等体型较大之陶器,之后再在其上放置葬具,玉器随墓主放置于葬具之内,壶、杯、盘、豆、钵、鬶等则或随墓主放于葬具之内,或安置于葬具之上。2019年度发掘揭示出这一批可观察到明显葬具朽痕的土坑墓,像M143、M306、M307等,皆可从剖面上看到葬具叠压在墓底陶器残片上的现象,构成对“垫器葬”判断的直观实证。(图十二)

小编推荐:如果您对本文《湖南澧县孙家岗遗址墓地2019年度发掘主要收获》感兴趣,还可以看看《美国犹他州发现的化石显示霸王龙是群居动物 可能像狼一样成群结队捕猎 》这篇文章。奇趣网所提供的信息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之用。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本文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武仙竹团队科技考古发现中国古代首例“宠物猫”

下一篇:我国学者首次开展昭通等地悬棺人群古DNA测序

考古发现排行

考古发现精选

考古发现推荐